张岁羽

走心的情话写手.

真人cp真的是你嗑的正狂热 旁边理智粉说:我见过的国内真人cp没有一对结局好 正在事业上升期不能受到影响 影响到外界会对他们伤害更大 很可能分道扬镳 全是不好的影响 洗洗睡吧嗑你麻痹.

暑假快乐
勤恳填坑

【巨胖】浅溪与汪洋

首产 权当党费

勿上升




某个阴郁的没有毛不易陪在身边的日子,钟易轩瘫在床上刷知乎。
话题点到明日之子,一层一层爬楼。
不知过了多久,屏幕一黑,钟易轩“操”了一声,翻身去找充电器和插线板。
理着手里乱糟糟的数据线,理着脑子里乱糟糟的思绪。
一句“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除了巨星,其他选手都多少因比赛的压力崩溃过”莫名其妙地循环在脑海里。
明明忽然被激起的乱糟糟的心绪应该在钟易轩假装幽默地评论了一句“巨星nb”随即马上关闭了那层楼之后就全部再次石沉。
不如他所愿。
因为有种想法,很久之前就横在钟易轩心上了。
如果要求钟易轩用像毛不易的歌词一样高贵的比喻来概述这种想法的话叫做:

如果钟易轩是浅溪,
毛不易便是汪洋。

你看,舞台上不唱歌的毛不易,多腼腆害羞易脸红少言寡语,跟谁家未出阁的黄花姑娘似的。
嗯,大概是唐朝某大户人家。
唱起歌来啊,就光芒万丈。
明日之子的舞台上,钟易轩认识的他。
毛不易狭长凤眸紧闭,眉头因感情投入而蹙着,纤长的手指扫过吉他弦,操着一把烟嗓,唱着后来久久飘在大街小巷的他的原创。
毛不易的声音侵入鼓膜直烫到钟易轩心底。
还有毛不易的名字,身影,轮廓,嘴角上扬的弧度和眼底的光芒。
他都要牢牢烙印在心底。
因为是喜欢的人。
因为是不敢错过的人。

钟易轩这辈子没那么怂过。几天没吃好饭睡好觉就因为不知如何开口向毛不易要微信号码。
在用小号转发了无数条锦鲤江豚和上上签之后,钟易轩感受着烈士般为爱情献身的精神切进大号点到毛不易的小窗:
钟:巨星巨星你微信是多少
按下发送键钟易轩才回过神来
卧槽卧槽卧槽
手机振动了一下
毛:我的天啊大宝贝儿。xxxxxxxxxx或xxxxxxxxx。
卧槽卧槽卧槽
钟易轩忽然觉得旧时取消死刑犯的死刑时跟着法官去宣布撤刑的还有个防止犯人兴奋过度死过去的放血的医生,一点都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他刚才差点捂着心脏一口气没喘上来。
激动得发抖这种说法也一点都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跟场梦似的,钟易轩抱手机在怀里,时不时像偷了糖的孩子似的偷看“毛困难”仨字儿。
越来越近了吗。
好开心。
能和毛不易在一起是钟易轩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梦。
他要实现。
他一定要实现。

钟易轩仿佛热恋中的少女。平日里疯疯癫癫满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朋友圈微博都莫名其妙地冒粉红泡泡。
原因是他和毛不易聊得热火朝天并发现两人喜欢一样风格的音乐,喜欢一样类型的歌手,喜欢一样的歌。
就好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彼此。
有一句话敲在对话框里,待钟易轩沉吟几秒又被笑着删掉。
“我也挺喜欢自己的,我们要不要喜欢一样的我。”
世界上有的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

毛不易撒着小星星一路蹦蹦跳跳来到了他心里。
原来生活真的可以被一个人照亮。
他们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趣,抛梗,互怼,互撩。
日子仿佛可以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钟易轩觉得自己越来越了解毛不易了。
他有野心了。
想成为最了解毛不易的人。

机场被甩五十米开外和三天十句话的毛不易的冷淡令钟易轩措手不及。
他喜欢阳光了,又被忽然摔进黑暗。
别看别人劝他“会好的”他就甩一句霸气的“老子才不在乎”
钟易轩很难受。
因为毛不易不理他了。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毛不易为什么不理他了。
因为他第一次发现他根本不了解毛不易。
毛不易是汪洋。
钟易轩根本看不透。

他根本不知道毛不易的喜怒哀乐是真还是临时应付他的。他根本不知道毛不易和他分享的趣事是真还是编造敷衍他的。他根本不知道毛不易喜不喜欢他。或者更坏,讨不讨厌他。
本来是想攻略毛不易,怎么反被毛不易攻略了。
他像只乖顺的猫,自以为打了一肚子小算盘积攒了慢慢的小心思,却被毛不易的陪伴和宠溺全融化了。甚至让他上了瘾。
钟易轩是浅溪。
被毛不易全部看透了。

或许你知道海纳百川吗朋友。
哈哈哈哈哈哈是个人都知道。
真幽默。钟易轩笑着吹捧自己。
毛不易这片汪洋也不外如是。
廖浚涛老师赵天宇老师陈义夫老师等等等。都是毛不易老师的备选cp。
你看我说了。毛不易NB。
根本不差钟易轩这一条小溪。

然而钟易轩这条小溪还是唱着歌笑着奔向汪洋。
为什么呢。
小溪为什么偏要奔向汪洋呢。
凭什么不可以他来追我。
操。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因为被喜欢的都是祖宗。
因为我钟易轩喜欢他毛不易。
不敢说放弃。我心里知道自己没那么重要。但他对我有那么重要。
那就默默喜欢好了。

一切源于钟易轩把那句“如果钟易轩是浅溪那么毛不易就是汪洋”敲到了备忘录。
其实是他某个哭的稀里哗啦的晚上为了防止自己以后再他妈犯贱去找毛不易而警戒自己的。
背后深意叫钟易轩你个傻哔你看不透毛不易他可看透你了人家一堆后宫你算个屁你特么赶紧自己滚吧好吗别让人家当小宠物养着了。
但是没想到他仍然喜欢某片汪洋。没想到忘记了删掉。没想到毛不易会在后台钟易轩换衣服时拿钟易轩手机记突如其来的灵感的时候看到这句话。
人生如戏吧大概这就是。
巡演的后台,钟易轩正换着衣服。
门忽然开了。
他转身想看是谁便忘了两粒红豆和裸露的肌肤都在空中曝光了。
要不说人生如戏,来人是毛不易。
咣当一声门被狠狠关上仿佛是人复杂情绪的宣泄。毛不易抱住了他。
很紧,仿佛要把他融进血肉间死死烙印囚禁。
钟易轩脑子里只有卧槽卧槽卧槽。
毛不易衣服的衣料蹭得钟易轩痒痒的,钟易轩乱糟糟的头发蹭的毛不易颈窝痒痒的但是没有人想松开。
毛不易温热的呼吸打在他耳廓上,那唱歌极好听的的烟嗓此刻在他耳边轻声说:
“如果钟易轩是浅溪,那么毛不易是汪洋这话不错。但——”说着故意舔舐了一下他的耳垂。嘶一阵酥麻。
“钟易轩可和别的妖艳贱溪不一样,我们是清流。”“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啥?”好几天来钟易轩好不容易笑了一次。
“因为您是我喜欢的小溪。特别喜欢,最喜欢。”
看着钟易轩一脸懵哔,毛不易老师真是就差直接上了这小孩。
“钟易轩你傻子啊。我喜欢你。”
“钟易轩你要是再瞎想我不介意霸占您所有休闲时间用以哔生活不过后果是腰疼站不稳这您得...”
毛不易和他表白了。
钟易轩觉得现在才是最该放血的时候。
应该做点什么。
“毛不易我喜欢你!!”小孩忽然扑上来吻他。生涩的吻技却极认真,毛不易便不知不觉占了主动权,长驱直入直吻得小孩大半天喘不上气。
小孩眼圈微微泛红,眼睛比往日都好看,明亮又多了说不上的柔情。
揉揉头发
“嗯快点换衣服晚上再缠绵一夜”
“哇油腻死了:)”
“钟易轩老师我会记得给你推掉明天到下个月的所有通告粉丝们大概不喜欢看到站不稳还一劲儿揉腰的钟易轩老师”
“啊滚啊胖子!!!:)”
“对了您确定你不是黑水河吗还浅溪您真是对肤色很有自信”
“...毛不易滚。:)”
“钟易轩的床单~”
看着毛不易油腻的笑消失在门后钟易轩也笑起来。

后记

浅溪与汪洋。
因为喜欢,所以你是我心里最喜欢的最特别的小溪,我是你心里最喜欢最特别的汪洋。
你来义无反顾地奔向我,我来温柔而坚定地抱住你。
喜欢你。

end.










要抱抱

就..超感动的我操。(இωஇ )

靖哥:

*说到做到!


*我超可爱。


*答应一个小可爱的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我没找到你的ID缶谣。生日快乐。


*超级假车,想开完的,结果时间不够了。生贺,过了时间不好。就大家食用开心。


毛不易跟钟易轩还有个秘密。
当然除了大家众所周知的角色扮演之外
还有一个具钟易轩说只有亲密的人才会玩的游戏。


心愿卡。


心愿卡是什么意思呢?


大概就是几张普通的卡纸。


但是你可以任意写一件事,我要照做。


这个礼物是钟易轩在圣诞节没有给毛先生准备礼物时,临时送的。


当毛不易拿出买好的圣诞帽跟礼物的时候,钟易轩还以为毛不易忘记了,
因为毛不易一直都在赶通告,每天都忙的团团转。
所以钟易轩以为毛不易一定不会给自己准备了。
可是不然,我再忙再团团转,我心里还是你最重要。
所以为了避免尴尬,小王子,顺手拿起一旁自己在写歌词的本子,递给毛不易
“呐,礼物。心愿卡。”
然后即兴发挥编造出来的礼物。


毛老师会心一笑,默默收下了。


“哎,只有三次心愿哦。”


“好。”


本子一直被毛老师放在自己的书包里。
随身带着。
毕竟连自己各种奖杯都没有说仔细收藏的毛老师也是很用心了。


心愿卡一直没有用到。一直到事情的发生。


事情开始于不幸中招的毛老师独自一人守空房的夜晚。
毛老师生病了。
流感。
开始于钟易轩生病刚好的日子。
钟王子为了毛老师的病,买药烧水。
一边远程询问母上大人,一边认认真真冲药喂毛先生。
而自己因为不想再次沦为感冒的药奴,
以及如果自己也感冒了,两个人谁都没办法照顾谁了。的想法,所以想偷偷摸摸在毛老师睡着以后在廖俊涛房间将就一晚。
谁知道,毛老师就是感冒了也依旧强撑着睡意想要抱着小王子入睡。
所以当小王子想偷偷摸摸溜走的时候。
毛老师才睁眼挽留。


“你去哪?”


“我去廖俊涛房间睡。”


“为什么?”


“你感冒了啊。需要好好休息。”


“哦。”


毛老师浓浓的鼻音。带着咳嗽,
喑哑的。空气就沉默了。


小王子没有想到心思细腻的毛老师想了多少。有多委屈。


呐,我可以不需要你给我冲药,可以不需要你怎么照顾我,我只是想你多陪我一会儿。
不用买药烧水,你在我身边的陪伴就是最好的灵药。


可是小王子并没有注意到,
所以…我们的毛先生从委屈变成特别委屈。再到你怎么还不来哄哄我的超级委屈。
而小王子则是。
嗯…今天猫比不对劲。今天猫比不开心。今天猫比怎么没一直粘着我。


就两个人就这样突然生疏了一样,
好像都在自我保护着。


毛不易守着自己的委屈好几次看着钟易轩笨不拉几的样子就想黏上去,可是生生克制住自己。
而钟易轩刻意夸大的各种动作,打闹也没有引起毛不易的回应,两个人都固执的。
在机场的时候,钟易轩被落下十几米。
想起以前都是毛不易陪在自己身边的,
钟易轩就突然觉得眼眶酸酸的。
什么吗,突然生疏,突然不理自己。
还亏自己忙到半夜三更给他烧水冲药。
说不理就不理了。也不说为什么。
也太过分了吧。
说什么谁欺负我你就弄死谁。
别人到没怎么欺负我就,都是你。


钟易轩吸溜一下鼻子
揉揉眼睛。
毛不易还说什么我就不是人吗?
我就那么贱吗?
我也想问!
毛不易我就这么贱吗?
我就不是人吗?
为什么突然不理我。
你说你的心敏感脆弱害怕被伤害不想被辜负,我呢!
所以就辜负我。伤害我咯?
钟易轩越想越觉得委屈。
凭什么,凭什么!


耳机里正正好好传来应景的歌
〈说散就散〉
“抱一抱就当做从没有在一起
好不好,要解释都已经来不及
算了吧,我付出过什么没关系
我忽略自己,只因为遇到你。”


小王子觉得有时候这些歌词怎么就这么扎心呢,比赵英俊老师说话还扎心。
比网上那些看不到脸骂人特别凶的键盘侠还扎心。


说散就散吗?
好啊,说散就散。


而毛先生则是陷入了你为什么不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陪着我,为什么看到我不对劲都不主动问问我,又为什么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以往的每一次都是这样
我找你找的发疯也好
我心心念念是你也好
我到哪里看到什么东西都想带给你也好
我絮絮叨叨数十条消息回我一句也好
我都接受
我统统接受。
可是你宁愿跟别人尬聊
宁愿一个人被落的很后
宁愿独自一个人
都不愿意跟我说句话吗?
都不愿多在乎我一下吗?


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
某种恶性循环。


你不说我也不说。
你不主动我也不想在主动。


就是在置气。


猫比今天再不理我。
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结果又是毛老师赶通告的一天。


钟易轩越来越难受。


拿起手机唱了那首说散就散。


毛不易应该能明白。
他如果在不理自己。
他就死定了。


你看如果对方是你
我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宽我的底线
我还是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你。


毛不易录完节目,发现手机里的提示音
钟易轩在唱吧发了一首新作品。


说散就散?


毛不易都懂。
小孩是说自己要跟他散。
看来,自己的祖宗还是得哄。
这一不理吧,就出事儿了。


毛不易倒是没有直接找钟易轩。
而是从自己的小破包里掏出来那个封存已久的心愿卡。


呐,这字儿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永远不准说散!”


啧,拍了照,发过去。


钟易轩一下更委屈了。
凭什么!
你以为你是谁!?
现在又来跟我说什么不准说散。
早干嘛去了!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服软还是道歉。
钟易轩闷哼哼的把手机丢到一边一句话也没回。
毛不易盯着手机看了很久,也是没有等到钟易轩的回复。
还在置气。
毛不易揉了揉眼角,把手机收起来。


没办法赶回北京,只能下午直接飞重庆,赶巡演。跟他们回合了。


自己的小祖宗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还说散就散,谁允许的!?
自己说一个散字儿了吗?


毛不易现在就想快点赶到钟易轩身边。


跟他好好说清楚。


演唱会后台,大家都到了之后,毛不易才姗姗来迟。
所有人都在准备妆容跟衣饰。毛不易没有找到钟易轩。


一直到钟易轩跟张洢豪一边打闹一边进来。


哟,这不是没事吗?
自己又白担心了。
跟别人有说有笑的多好。
毛不易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站起身向钟易轩走过去。


可是钟易轩抬头看到毛不易的那一刻脸上笑容就僵在哪里了。
看见毛不易要走过来。
钟易轩却突然对一旁的张洢豪说“那个我先去找服装老师啊。”然后匆匆逃离现场。


张洢豪也一抬头 看到几步之遥的毛不易,顿时也明白了。
走过去拍了拍毛不易肩膀
“你不在这几天轩轩都没睡好。也不开心,说是害怕跑到我这里来睡,可是晚上不是翻来覆去,就是说梦话都是毛不易。怎么着,你们小两口还吵架了?吵架了就去哄哄嘛。是不是?”张洢豪还正像个老妈子说的带劲,被后边走进来的李炎欣一胳膊揽住
“呦,老毛,我把奶包拿走了啊,你找你家肉包去,我家的奶包就不麻烦你了啊。”
说着就拽着张洢豪要走。
张洢豪一撅嘴
“毛毛,救我!我不要跟他走!”


毛不易还没来得及说话
李炎欣就接上话了


“不要?不要也得要,跑,跑哪去,咱俩账还没算完呢!还拿轩轩当掩护!我告诉你!没用!走!找个没人的地儿,我他么跟你好好聊聊。昨晚为啥跑了!?…”
李炎欣一边碎碎念一边拽着张洢豪离开
看着离去的两个人的背影。


毛不易转头的瞬间对上了拿着衣服看自己的钟易轩。


最尴尬的也就莫过于,
偷看被发现。
最最尴尬的是,你们现在还在冷战。
多尴尬。
钟易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唰,用衣服挡住自己的脸,就冲进角落的试衣间。


结果一时慌乱“邦”撞到门框上。


“嘶…”
钟易轩连惊呼都生生压下去。
躲进试衣间。
撞的眼角的泪都马上就掉下来了。


“死胖子!大傻哔!吓我一跳!不理我!王八蛋!”
钟易轩一边换衣服一边埋怨着毛不易。


“你说谁王八蛋呢?”


毛不易从背后抱住嘟囔的钟易轩。
风衣张开包住双手手环绕紧紧抱住。
把头埋在钟易轩的脖颈处,闷闷的问。


“啊。”一声惊呼。
钟易轩没想到毛不易竟然直接跟进试衣间。
突然的怀抱。让钟易轩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的厉害。


“毛不易,你放开我。你是变态吗?还是色魔,别人换衣服的时候突然进来。新晋歌手巨星毛不易演唱会后台耍流氓!?你要不要脸了?”


“不放,谁说的抱一抱就当做没有在一起,那我要抱着不撒手了。谁说的好不好,很多事解释来不及!?我现在解释不着急。什么付出什么没关系,有关系,关系特别大。谁让你说散就散的?”


毛老师的力气还是不用质疑的。说不撒手,钟易轩也是一时挣不开的。


“你说不理我就不理我了!说不准散就不准散了?你不理我还不准我不开心,你怎么这么社会?你是谁啊我就得听你的?”


当抱起你泪眼模糊一瞬间都认输。


“我为什么不理你。还不是因为你去找廖俊涛睡。我不需要药也不需要热水。我需要的是你。只是你在我身边而已。”


“毛不易,你今天跟喝了酒似的。骚话连篇。”


钟易轩也明白。


因为太在乎彼此而做出伤害彼此的事是再傻哔不过的事了。


“要抱抱”


“抱。”


一抱解恩仇。


“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别走行吗?”
毛不易抬起头,下巴抵在钟易轩肩膀上
咬着耳朵轻声询问。


“你都许愿了。一个愿意达成。圣诞老人说他听到了。”


只唱欢喜不唱别离。


钟易轩在毛不易风衣上狠狠蹭了一把眼泪。
“你已经用掉一个愿望了。还有两个。”


“第二个,我希望我今天晚上能有一只钟小兔子。”


“没门!兔你大爷!老子要换衣服滚出去快点!滚出去!”
钟易轩翻过身要把毛不易推出试衣间。


而毛不易被推的瞬间向前跨了一步。
钟易轩被推到试衣间的椅子上。
毛不易单腿跪在钟易轩两腿中间的椅子上正好顶住巨蟒。
两个手一边一个扶住椅子的背,
把钟易轩困在里面。


钟易轩的脸爆红。


还能听到外面周震南跟马伯骞打闹的声音,
还能听到赵天宇拽着工作人员说要吃火锅的声音,
还能听到廖俊涛塑料味儿的普通话就不正经唱歌的声音。


还有熙熙攘攘的人谈论着各种事,
还有前台的音乐声一直没停。


钟易轩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炸了。
脸烫的可以做暖宝宝了。


钟易轩觉得现在可能随时被人推开门进来。
钟易轩想着歪头看了一眼门,
嗯!确实没有反锁。


“你起来。我他么穿衣服!”


“我不。”


“你是流氓吗?”


“也不是,就在你这耍流氓不算流氓”


“让人看见了咋办!”


“那就看见呗,还能咋办?”


“一会儿演唱会呢!”


“我要钟兔子。”


“要你大爷!”


“不要我大爷,我要钟兔子。”


“MD!?兔你大爷!要粑粑!”


“我不要粑粑,我要钟兔子。”


毛不易跟钟易轩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竟然开始争执。
毛不易突然靠近钟易轩
脸贴的很近。
“我,要,钟,兔,子。”


“轩轩。还没换完吗?”


门外有人在问。
钟易轩似乎都能听到那个人走近的声音。


噗通,噗通。


钟易轩看着毛不易
毛不易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还是一脸你不答应我不走的表情。


“兔子兔子。你他喵先把门锁上。”


钟易轩推毛不易,
毛不易低头在钟易轩唇上啾了一下。


“真乖。”


便推门出去了
“轩轩还没换完。等一下吧。”


“毛老师!你怎么在里面。轩轩还没换完,这么久了还没换完。算了让他换完赶紧来找我。”


更衣室里的钟易轩真的要杀了毛不易的心都有了。
这个智障
是真的要气死自己。原本只是想让他关上门,谁想到这货直接出去了,别人怎么想?
好了,这下别说跳进黄河洗不清就算跳进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钟易轩认命的换衣服。不知道为啥就是心里甜丝丝的。
而另一边的毛老师一边咬着自己刚刚偷亲到钟易轩的嘴唇一边又掏出了本子
“我要钟兔子。”
这么好看的字儿怎么看的人一阵心痒呢


咔嚓
发给钟易轩。
晚上来我房间。


一夜缠绵。